媒体报道| 中医是有方法复制的

2017-06-19

“在中医擅长、西医无奈、疗效领先、市场可为的交集中找到优势病种,挖掘、建设它的特色疗法和特色产品。”——泰坤堂董事长  武大圣


因为不挣钱,我们才成了上海第一家


    上海泰坤堂中医医院创立于年,是上海改革开放后批准注册的第一家社会办中医医院,我想我们之所以成为第一家,并不是因为我们抢占了先机,更多或许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投,因为它不挣钱,但是我们做了。


    相对其他医馆来说,我们走的是专病专科,医教研结合,连锁发展的路子。目前我们拥有一个上海市的市级优势专科,四个上海市的市级特色专病,在上海、南京、无锡、杭州、成都布点有六家医馆,其中五家已纳入当地医保,年,我们联合首批全国十大中医妇科流派,在泰坤堂设立了全国中医妇科流派联盟传承工作总站,2015年,我们又设立了首家全国中医学术流派协同传承工作室。


之外,还应思考


上海泰坤堂中医医院


    我想在这里结合泰坤堂的十年创业体会,说说我们理解的中医馆的本和道,我觉得大家做中医馆的初衷都是一样的,要有好的医生、良医,要有好的药、良药,还要出好的疗效,给病人好的就医体验,我想这些个可能是我们所有中医馆都必须遵循的经营之道,但在道的后面,其实还有更重要的“本”。所谓“本立而道生”,我理解,本就是我们的内心,对泰坤堂来说,就是我们十年坚守,仍将坚守的“患者第一、疗效第一、诚信第一”。


    我理解的这个内心有两重含义,一个爱心,一个仁心,爱心,就是爱中医药的心,有了这颗爱心,我们才可以从容面对一切,不管面临多少困难,心里永远充满平静,不断前行,方可置之死地而后生。


    仁心,就是菩萨心肠,我们做的是治病救人的事,就必须有这样的心,要能解决别人的问题,当我们冲着这个方向去做事的时候,你的修行到达一定的程度,你的医馆就一定能活,你的事业就一定能发展,但当你还有其他想法或压力而不得不屈服的时候,也许就不一定能够成功。


    每家医馆都有自己发展的轨迹,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什么是一,这里有个字谜:一个人向一个一叩拜,打一个字,这是个什么字?这个字就是生命的命,一个人,一个一,一个叩首的叩,每个人的一生注定是不一样的一生,就是因为他向着不同的一叩拜,但我想每一个企业,每一家医馆都有自己的“一”。


中医是有方法复制的


每家泰坤堂外,都矗立着南怀瑾先生亲书的“本立道生”


    泰坤堂的“一”是什么?我们希望成为中医药优势病种特色疗法的发掘者、建设者、推广者,我觉得中医馆事业能做的应该不只是请好的医生,也不只是把药做好,这些都是必须的,除此外,我们还可以为中医药多做些什么。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努力的,就是要从中医擅长,西医无奈,疗效领先,市场可为的这么一个交集中找到中医的优势病种,建设他的特色疗法和特色产品。然后培养自己的队伍,通过连锁的方式把他放大,再从更多的临床积累中不断优化,提升疗效,从而使中医药以更好的疗效造福更多人。

 

    这条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辛苦,但我们做了十多年,觉得还是走得通。举个例子,目前我们有一个优势病种,西医叫多囊卵巢综合征。就符合我讲的优势专病的特点,首先多囊卵巢综合征是妇科疑难病、也是常见病,发病率呈上升趋势, 1970年代不孕症中PCOS仅占2-5%,而现在已经占到了18-27%。第二现代医学对此病的研究和临床疗效上,近年来进展都不是很理想。

 

    我们围绕这个病种,在我国中西医结合妇产科学泰斗、泰坤堂名誉院长俞瑾教授的引领下,在国内外首次建立了明确的中西医结合辩证分型治疗方案,取得了以上的排卵,75%以上的妊娠,而且这个疗效是相对稳定和可重复的,临床上,不仅俞瑾教授,包括她的学生和工作室的其他医师,在我们不同的医馆,也都有类似的疗效。国内外文献检索,尚未发现如此新型和高效的报道,所以我们这个病的工作也得到了国内外生殖医学界比较大的关注和认可。

 

    十年来,我们就是这样围绕专病,以科研带动临床、带动传承培养,逐渐形成了我们自己的特色方案和核心方剂,建立了自己老中青结合的医生队伍,也是在这样的专病研究中,我们成长出一支自己的医师队伍,并且已经有一名主治医师在泰坤堂成功晋升副高,有一名青年医师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的继承人。这个工作在泰坤堂做了十年,先后获得七项省市级课题的资助,泰坤堂的青年医师作为第一作者在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了篇论文、出版了4部专著,获得了五项国家发明专利。在俞瑾 的学术研讨会上,我们海派中医的泰斗、国医大师颜德馨教授评价,“这是迄今为止我看到的最满意的中西医结合研究”。

 

    经过十年努力,目前,不只是多囊卵巢综合征,泰坤堂已经形成和拥有“九派五科十专病、三法八方五外治”的特色诊疗体系,这些正是我们泰坤堂的“一”、是泰坤堂的镇馆之宝。


互联网和中医药有天然的契合


中科院院士裴钢教授、沈自尹教授、国医大师颜德馨教授等在俞瑾名誉院长学术研讨会上


    我们年以前,为什么会在不同的地区开医馆?更多是因为要做临床研究,需要多中心的临床观察和数据的支撑,为什么2008年以后只开了一家新医馆,就是因为我们觉得泰坤堂还不具备真正展开复制的能力,“锁”尚未有、谈何以“连”呢?但是,泰坤堂自己的成长加上2014年以来政策东风的劲吹,尤其是对远程医疗的鼓励,已经给很多人带来新的遐想,在新的形势下,结合我们自己的特点,泰坤堂应该怎么发展?我们开始更多的关注到与互联网医疗的结合。

 

    2014年以来,我们尝试性的做了一些工作,去年(2015年)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亮点是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成立,这个医院的中医平台就是由泰坤堂负责建设和运营的。

 

    此外,去年下半年我还与阿里健康合作,成为首家上线阿里网络医院的中医机构,首开了海派中医膏方的互联网门诊。去年年底,我们又联合全国多个省市的妇科流派和地域性流派,共同发起建设全国中医妇科流派联盟云传承平台,我相信这个工作也会很快有所突破。

 

    在不断地试水中,我们已深深的体会到——中医的阴阳虚实表里寒热等等,都是成对相互依存的,实质上和信息科学、与互联网存在着天然的契合,随着时代和社会的进步,中医的发展也必将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如果我们大家一起,能以开放的心互相协作,一定能做出更多更好的事情!毛主席曾说过一段话:“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新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