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卵巢早衰不可能怀孕?杨优洲医生“妙手送子”!

2017-08-10

卵巢早衰是一种妇科疾病,而且越来越年轻化,很多女性同胞患患者在确诊后均被告知不可能怀孕。卵巢早襄衰患者到底能否怀孕呢?用真实病便说话!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人生从大悲到大喜的经历必然刻骨铭心,这一体会,今年喜得贵子的徐女士深有体会。


1.jpg


1、什么才是你人生的“奢侈品”


2.jpg


人生中最重要的奢侈品

是什么?

爱马仕的铂金包?

香奈儿的套装?

还是宝格丽的大钻戒?

这些对于徐女士来说都是“浮云”



2011年6月,24岁的徐女士,血FSH达到82.6,被确诊为卵巢早衰。 


3.jpg


“不要治疗了,治疗也是没用的,不可能怀孕了”


在被告知“不要治疗了,治疗也是没用的,不可能怀孕了”等话语后,她痛彻心扉,曾在家痛哭整整一周。之后的一周里丈夫寸步不离、天天陪她上下班,为什么?怕她路上想不开跳江,可以想象当时她的绝望心境。等情绪好转后,徐女士开始踏上漫漫求医路,看遍了杭城各大医院,也未能改善。


“孩子”成为徐女士千金难买的“奢侈品”。


2、转机——钱塘门诊


4.jpg


2015年4月初次来泰坤堂钱塘门诊治疗时,FSH仍有67.1。经中药、西药、美娘子膏方等治疗,慢慢有所改善,FSH慢慢地稳步下降。


5.jpg


期间,曾因卵巢早衰时日已久,肾上腺功能进而亢进,导致了高雄激素血症,可谓是雪上加霜。


6.jpg


在加用降雄激素药物后,终于2016年11月确诊怀孕,再经3个月的保胎,转至产科定期产检。


3、宝宝“破壳”成功啦


7.jpg


医患同心,共同努力

make joint efforts


卵巢早衰、高雄激素血症,得其一者,都是疑难疾病了,更何况是两个都得,这对于徐女士来说是个空前的打击,然而悲伤过后就需要面对现实,积极寻求治疗途径和方法,找到专业并且合适的医生,调整心态,坚定信心,最终都会梦想成真。长达2年,40余次门诊的努力成果


徐女士能够坚持长达2年,40余次门诊的治疗,最终如愿得到宝宝。


很多患者求子心切的心情,医护人员是非常理解的,但治疗并不是一件能够操之过急的事情,“医生,我吃药多久会怀孕呢?”,“医生,为什么我吃了一个月的药,还是没有效果呢?”,治病并不像购物,掏钱刷卡,就能拎袋走人,治疗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受患者个体情况差异的影响,每个人的治疗时间都会不同。


部分患者还存在“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问题,不能长期坚持下来,这些都是错误的,反而拖长了治疗期。


8.jpg


杨医生有话说

我的老师俞瑾教授是我国中西医结合妇科事业的泰斗,开创了中西医结合治疗PCOS的先河,分型论治、个性化的治疗方案,临床疗效居国内外领先地位;在卵巢早衰方面也是独树一帜,中西医结合,独创美娘子系列膏方,疗效卓著。

我有幸能跟从俞老师学习,得其一二,在本例治疗中,由于卵巢早衰日久导致了高雄激素血症,治疗上我同时采用了老师治疗PCOS降雄激素、卵巢早衰调卵巢功能的方案,加上患者的配合,才能药到病除,如愿妊娠。


医生介绍


杨优洲  主治医师

中医妇科学硕士

上海市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委员

上海泰坤堂中医医院PCOS研究室副主任


 杨优洲医师是首批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特色专病“多囊卵巢综合征”课题组副组长,首批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优势专科“中西医结合妇科”核心成员,俞瑾工作室成员。临床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不孕(尤其是输卵管性不孕)、多囊卵巢综合征、月经失调、卵巢早衰、慢性盆腔炎、生殖道炎症等妇科疾病。

       

中医妇科学硕士,上海泰坤堂中医医院PCOS研究室副主任,首批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特色专病“多囊卵巢综合征”课题组副组长,首批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优势专科“中西医结合妇科”核心成员,上海市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委员。


从事中西医结合妇科临床工作18年,2004年起师从全国首届百名杰出女中医师、现香港大学的孟炜教授,2007年起师从俞瑾教授、曹玲仙教授,随诊、学习,共同承担泰坤堂俞瑾工作室的各项科研研究、课题、论文以及临床等工作。  

在俞瑾教授指导下,主要从事于中西医结合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卵巢功能低下、不孕症等的临床研究,临证以中医理论及现代医学理论指导实践,对妇科疾病进行中医的宏观辨证论治及西医的微观诊断治疗,发挥中医中药、中西医结合优势,疗效深受病人欢迎。


参编《俞瑾妇科学术与临床经验精粹》、《俞瑾中西医融合妇产科医案精粹》、《得了多囊卵巢综合征怎么办》,主编《得了子宫内膜异位症怎么办》等著作,主持完成黄浦区级课题1项,现主持上海市级课题2项。


在线预约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泰坤堂并回复“杨优洲医生+本人姓名+本人手机号”即可!

门诊时间:周三上午、周四、周日全天


推荐专家